人事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李鲤:教育是我一生的事业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28日 10:44  点击:[]

“我二三十年前的学生曾经说,李老师教书,太认真了!”   

“我几乎每天都是要拉琴的,我认为教育学生身教的作用大于言传,我要用自己的行动去告诉他们应该怎样学习。”   

“教师是一辈子的职业,是一种尊重和热爱,是一种延续。”   

“为什么延迟退休?因为我热爱教育事业呀。”   

……   

第一次见到李鲤,她左手正拿着一个白色的文件袋,脚步频率较快地走着,前额没有留刘海,头发整齐的向后梳着,露出她白净而又有些皱纹的脸庞,一副方方正正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嘴角微微含着笑意。多年来与音乐相伴的教学生涯,让李鲤风采依旧,她的脊梁挺得直直的,说起话来思路清晰、妙语连珠。   

热爱让她坚守教育一线

“我现在已经快六十了,但我的状态和一般的退休老太婆是不一样的,我是要练琴的。”李鲤除了平时备课外,还坚持每周1至2次,一次1个多个小时的练琴。本来应该在2017年退休的李鲤,主动向学校申请了延迟退休,她还不想离开教学的一线。“为什么延迟退休?因为我热爱我的教育事业呀。”李鲤如是说。   

李鲤热爱教育,这种热爱不仅体现在教授知识中,还体现在教学方式创新上。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老前辈伍瑜老师对和声教学进行的改革基础上,李鲤经过多年教学实践,进一步完善了和声教学方式,将理论知识和实践相结合,在和声理论的基础上加上了学生比较关注和喜爱的音乐作品等创新编创内容,使枯燥乏味的理论学习更有趣,提高学生的实际运用能力,避免纸上谈兵。   

她将《和声理论与键盘实践》分两部分上,和声理论课采用集中上大课的方式进行讲授,键盘实践课则安排小课,一对一进行指导。这种改革无疑使李鲤的工作任务更加繁重,一个小班4个学生,上一次课需要45分钟,将一个班分成无数个小班,上完这个班的课满打满算需要7个小时。李鲤开玩笑地说:“为了抓紧时间,有的时候上厕所都要跑步。”    

键盘实践课的小教室里摆放5台钢琴,4台用于学生练习,1台给李鲤上课检查评讲作业使用。学生们到了教室,李鲤先给他们批改之前布置的作业,了解他们对和声的掌握程度,然后再让他们逐个到钢琴前演奏刚刚修改的乐谱。学生坐着弹奏,李鲤就站在一边指导。“你这个音是个硬伤。”她善用比喻,在纸上画下四个图形比喻音律的“起、承、转、合”,用自己独创的方式将难懂的理论知识化形象化,促进学生理解吸收。钢琴声伴着师生的笑声、探讨声,在这间小小的教室里盘旋,45分钟转瞬即逝,李鲤手脚不停,节奏紧凑,为4个学生讲完这节课后一打开门,外面又有学生已经来了,李鲤又被学生们围着问问题改作业了。“上李老师的课让我学会了很多,现在我自己做题思路会很清晰,也会自己去编曲。”大二的学生郭晓薇说道。   

李鲤热爱这样的生活,尽管课程是这样的繁忙,她也总是面带微笑,虽然教学是一日一日的重复,她也从不觉得枯燥。   

在李鲤的办公桌下面,放着一双软底拖鞋,这是她偶尔上课穿的。“有的时候上课穿高跟鞋,站太久了人有些支撑不住。”李鲤说。她的小课从下午2点上到晚上8点半,高强度的课程让她想出了这个办法,这样长时间的站立就不会太累了。   

李鲤身体不是很好,经常带着病上班,她患脑梗已经十年了,前一段时间曾忽然晕眩,手脚麻木,迫不得已停止了讲课。“我经常生病,遇到这样的困难很多。”但李鲤还想继续干下去。前几年学院有老师请假生孩子,她就主动把那老师的课揽在自己头上,最多的时候一周有20余节课。但她从来没退缩过,她说:“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既然你是一个教师,这就是你该承担的。”   

李鲤选择成为一名教师,受了家庭很大的影响。从父母那一辈开始,亲戚中有大部分人都成为了教师,在家庭氛围的熏陶下,李鲤对教师这个职业有着天生的热爱和尊敬。她的母亲83岁仍在继续教钢琴,李鲤说:“即使有一天我退休了,我也会像我妈妈一样继续教学。”   

严谨认真让她深受师生尊重

“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是李鲤一直信奉的一句话,并一直将它作为自己的行事准则。共事多年的老师张盼也说,“李鲤老师对待教学非常认真,有责任、有担当。坚守三尺讲台,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大家对李老师的总体评价大致都是这样的。”因为她在教学上的细心严格,学生们还给她取了个外号“仔细宝宝”。   

李鲤常常告诫学生,学习要踏实勤奋。“学小提琴和学理工类的知识是不一样的,它是需要反反复复、多次练习的,这样你才可能练好一首曲子”,所以当李鲤面对不认真的学生时常常会说他们,“不要用‘我很笨’‘我很迟钝’这样的话来掩饰你的懒”。曾经有学生对于李鲤在教学上的严格要求不理解,私下里说:“我以后出去教书不会像李老师这样,太认真了!”但这样的学生还是极少数,更多的学生是对李鲤心存感恩之心。   

仰文艺是音乐与艺术表演学院的优秀学生,曾多次参加县级、市级的演出活动,获“学院杯”器乐比赛一等奖。她认为自己能成长得更好,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恩师李鲤。“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我相信,如果不是李老师对我严格要求,我得到煅炼的机会就不会很多,我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成长。我很尊爱她,佩服她,很感谢李老师!”仰文艺说,恩师李鲤曾给予了她很多帮助。大一刚入校时,仰文艺在专业方面存在很多问题,作品大多都很粗糙,自己也不是很自信。但经过李鲤的指导,仰文艺在小提琴的运弓技巧、音准、音色,作品的分析和音乐的画面感等方面都有很大的进步。每次仰文艺登台演出前,李鲤都会和她分享自己的舞台经验。   

“每次李老师讲课,她对每一个细节要求都非常严,比如说‘手指颗粒性’这个问题,她要求我做到音色好听,干净,像大小一样的珍珠,色泽光滑……我们经常会为了一小段乐曲,反复练,直到满意为止。”仰文艺说,通过恩师李鲤严格认真的教学,她进步非常快。   

做引路人让学生飞得更高

李鲤还特别的关心学生的成长,当学生们遇到人生道路上的困难时,她经常帮学生们出谋划策,引导他们走上更好的道路。   

1998级的音乐学院学生邓小染是李鲤帮助过的学生之一。李鲤在与邓小染的日常接触中,发现他很有音乐天赋。她本以为邓小染会继续深造,但在2001年邓小染毕业的时候,因为父母反对,他当时就想要去中学当教师。学院许多了解邓小染的老师,包括时任院长的肖萍,都不认同他这个选择。李鲤也极力劝说他应该往上走,继续深造,她对邓小染说:“如果你是我弟弟的话,我会拿棍子抽着你去。如果你爸妈实在不愿意你继续读,不给你生活费和学费,我可以资助你。你回去跟你爸妈说,如果不让你继续往上读,那就是毁了你,没有给你更好的发展,这是我们李老师说的。”在李鲤和其他老师的劝说下,最终邓小染的父母让他继续求学。后来,邓小染考上了中国音乐学院,之后又前往韩国留学深造。现在邓小染已经是一个在亚洲颇有名气的作曲家了。   

仰文艺也是李鲤经常挂在嘴边的学生“她现在在教书,我觉得她太可惜了,应该继续深造下去,不应该浪费自己多年来的付出。”李鲤说,仰文艺从5岁就开始拉小提琴,她的琴也拉得好,不应该半途而废,自己现在也在劝说她继续把小提琴拉下去,继续深造。   

在李鲤的劝说下,仰文艺也坚定了自己的深造之路。现在仰文艺也在一边教学,一边拉小提琴。但在工作与拉琴之间,仰文艺会明显觉得时间和精力不够用。李鲤得知后给了她一些建议,每一段时间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比如当仰文艺只有半小时空闲时间时,就只用这半小时用心去解决一个问题,不着急,把重难点分解开,一点一点解决。但是李鲤也强调,有整块儿时间练琴的时候,也要进行练习量和体能的训练。在李鲤的建议下,仰文艺也把握了练琴的节奏,练琴质量和效率有所提升。   

仰文艺今年毕业时,李鲤送给她一本1995年出版的老谱子《百奏不厌中外小提琴名曲77首》,让她留个纪念。“李老师送我这本谱子有特殊含义,她是想让我继续把小提琴坚持下去吧。”仰文艺说。   

“我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在教学中,李鲤总是带着温情的,真真切切地去为学生着想,为学生的未来打算。她喜欢教学,也喜欢她的学生们,“对我来说,教师是一辈子的职业,是一种尊重和热爱,是一种延续。”   

工作之余,李鲤还是一个非常喜欢大自然、热爱生活的人。和朋友四重奏、喝茶聊天、看一部好的电影等,这些即能愉悦身心又可以陶冶情操的事,李鲤都抱有极大的兴趣。退休后,她希望可以将自己的兴趣爱好发扬光大,空闲时间还可以走到国外。最重要的是,就算退休也要坚持自己的教育事业。为师半生,三十余载韶华流逝,在教育这条路上,李鲤步履不停。   

人物介绍:李鲤,女,1962年2月生,四川内江人,中共党员,我校音乐与表演艺术学院副教授。1988年毕业于西南师范大学音乐系(现西南大学音乐学院)音乐教育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来校任教至今已有31个年头。主要任教课程有:《和声理论与键盘实践》、《小提琴》、《基本乐理》等。发表论文10余篇。

(来源:党委宣传部   采写:大学生通讯社 黄小芳  袁芳    审核:彭康华)   

【上一条】:叶祥虎:图书馆文献大神
【下一条】:副校长黄永忠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专题党课报告

关闭